文明校园
先进典型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明校园 > 先进典型 > 正文

一片爱心在公寓

时间:2018-01-15 15:54 作者:李林霞 史彦虎 史文利 来源:山西日报 浏览次数:

保证数万学生的住宿安全已然耗神费力,还要想招数、做文章,营造浓郁的成人、成才氛围,师红军及其太原理工大学公寓管理中心——

师红军从事公寓管理工作10余年,个人及团队获奖无数,全国首届“感动公寓人物”、全省五一劳动奖章、全省创先争优先进基层党组织、山西助人为乐道德模范、全省红旗单位、青年五四奖状等,能得的荣誉都得了。

名声日渐隆升,同行络绎造访,诸多人艳羡不已。但师红军深知,活儿重、责任大,凡时凡刻都得紧绷神经,勤勉用功。

(一)5个校区,4万多学生,安全问题无处不在

记者去年12月28日采访了师红军。他说:“自2010年担任理工大公寓管理中心主任后,考虑最多的就是安全问题。住宿学生超过4万人,校区最多时达5个,另有外教、专家、教师、留学生及外聘职工,这么庞大的服务群体,做好安全管理太难了。”

公寓安全问题主要是防火、防盗、防意外伤害。手机充电器,有的学生拣便宜的买,还经常插上去不拔下来,甚至一个插座板上插着电脑、充电宝等诸多电子设备,若其中一个短路,就会冒烟着火;有的学生悄悄抽烟,完事后随手一扔,也有可能引发火灾;有的留宿外人不予报告,发生意外风险增加;有的相互间闹矛盾想不开,可能产生过激行为……学生公寓里,许多“着火点”看似很小,处理不好便会放大,以至酿成事端。

师红军曾经历过这样一件事。一个4人间女生宿舍,某生与另外3个女孩都有矛盾。一次她去卫生间没带钥匙,回来后门就锁了。原来,3个女孩看她出去,马上锁门就跑,故意为难她。该生异常愤怒,一脚一脚硬生生把门踹开。

“假设矛盾发生率万分之一,每天就有4例棘手事情需要去解决。”师红军每天都像坐在“火山口”上:“压力特别大。消防车一响,我心里就受不了,就联想是否公寓出事了。”

(二)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非解决之道,当从育人着手

师红军2005年初到公寓时,对主要工作的认知就是看门、打扫卫生等基础工作。当然,这在当时,也是学校很多老师、学生的认识。但师生人数庞大,隐患此起彼伏,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永远也解决不完。

从哪入手能根本解决?师红军苦思冥想,集思广益,不断实践,最终认定从育人抓起,要管理、教育、引导学生,首先引导他们做一个遵守校规校纪的人,使他们明白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,何谓红线,何谓底线,遇事怎么办。

公寓中心有正式员工22名,外聘员工300多名,一线的楼长、值班员、保洁员等都是外聘员工。“他们一个月工资1800元左右,怎么把我的管理思维贯彻下去,挑起担子,负起责任?”

“4万多人靠我一个人管理不行,优秀团队才是做好工作的前提和保证。”师红军首先开始锻炼和打造麾下队伍。

他做了一系列温暖的事情,让员工找到了归宿感。比如过生日,送上蛋糕、饼干、牛奶和祝福卡片;生病住院,组织人去看望;孩子结婚,所有人都去帮忙;孩子学习困难,免费提供家教;三八、元旦等各种节日,组织趣味活动,让大家玩得开心等。保洁员李翠香50岁生日当天,师红军亲手给她送上生日蛋糕时,她泪流不已,这是她一辈子收到的第一个生日蛋糕。

他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,让员工成为发现问题、解决问题、善于沟通的岗位能手。比如开展“我是公寓好职工,我为岗位代言”活动。要代言,首先得做好,大家开始梳理工作,做得好的有了荣誉,成了标兵;做得不好的有了目标,开始思考。“看着300多名保洁员、值班员、维修工这些一线劳动者,站在舞台上自信地讲他们在公寓工作的感受和感悟,听着极为振奋人心。”师红军说。

(三)他们是老师,像父母,照看着年轻人成长

“公寓给了我发挥余热的机会,孩子们给我带来很多喜悦,姐妹们给了我好多温暖,真的不想离开这个温暖的大家庭。”2016年退休时,楼长石慧芳眼含热泪。

年年有人退休离开,如此场景也年年上演。“一个外聘员工,挣钱又不多,退休时却哭着不想走。”时间长了,师红军特别能理解这种感受:因为环境使然,他们觉得自己像老师,文化水平虽不高,但对学生成长有帮助,这种快乐是其他工作无法比拟的;多数员工正当中年,孩子为青少年甚至正读大学,见了大学生有代入感,为父为母的情感和责任感油然而生。

师红军多年来被学生亲昵地称为“师爸”,刘玉花则被称为“刘妈”。其实,公寓是学生的第二个家,无论哪个岗位,大家都有着深深的家长情怀,他们“严爱结合”,真心关爱、帮助学生。

王素勇是一名楼长。一次,她发现一名姓吴的学生偷偷使用电饭锅煮土豆,就收缴而去。吴同学极为生气,情绪反应强烈。不过,很快发生了感人的一幕。王素勇回到值班室,把土豆和其他饭菜煮好,给吴同学端了上去,“以后想吃什么就告诉阿姨。”

“没想到犯了错还有土豆吃。”吴同学给王素勇深深鞠了一躬,对她讲的“使用违章电器的危害”深以为然,并表示“自己以后绝不会再用了,也会监督其他同学”。

类似例子数不胜数。

(四)接近2/3时间待在公寓,不进行育人教育行吗?

师红军说,公寓有4万人之多,但管理工作必须做到可控。哪个楼里有多少个宿舍、床位、学生,哪个房间有空床位、可调整,甚至哪个男生宿舍有爱抽烟的,哪个学生与宿舍其他人不和,都必须了如指掌。这就要求建立起庞大的信息和管理网络,并且上传下达,运行良好。对此,他很自信:“现在这支公寓管理队伍特别好,每个人都热爱自己的岗位,有管理自信和能力,不逃避责任,争着抢着干活、奉献。给谁派工作少了,还会跟我急。”

校长黄庆学院士认为,高校要实现全过程、全方位、全员育人,公寓是对学生进行德育教育的重要阵地。大学生每天有接近2/3的时间在公寓度过,不能像物业公司一样,扫完地收拾完就走。2013年,理工大明向校区启用,在大量工作外包给物业公司时,他们主动承担下公寓这块德育教育重要阵地的管理任务。在别人眼里,这不啻为接下“定时炸弹”。但师红军和所有员工都认为,这是使命和责任心使然,也是快乐和幸福的源泉。

“我们的收获远大于奉献,教育学生成长,是我人生中最值得自豪的事情。”师红军经常和员工们一起讨论,通过“严爱”管理,他们避免了多少意外事件,消除了多少安全隐患,成就了多少有意义的事情。

(五)大学生富于时间和精力,应该引导做正确和高尚的事

对于公寓管理和育人,师红军有诸多办法。比如一人犯错团队受罚;管制刀具、易燃易爆物品或者留宿他人有奖举报;信息三级通报,第一时间发现问题;培养企业文化,通过了ISO9001质量体系认证;进行规范化、制度化、人性化管理,让制度有温度、管理有温情等。

而他认为,做好安全和育人工作,仅靠单向管理是不够的。学生们学习之外,尚有大量时间和精力,作为成年人,富于经验和认知,应该积极把他们引导至正确的事情上来。他为此打造了多个品牌,其中“党员先锋岗”“爱心家园”已成为学校名片,赢得社会赞誉。

“先锋岗”共有4000名学生党员。只要是党员,所在宿舍都会挂牌“学生党员宿舍”,所睡床铺也会挂牌“学生党员床铺”。一个党员一面旗帜,挂了牌子就有了约束。亮了身份,党员就要当表率、做榜样,并监督宿舍成员,至少自身不能有不良行为。小举措发挥了大作用。

“爱心家园”现在有数千名志愿者,宿舍、教室、食堂甚至校外许多地方,都有他们默默奉献的身影。每年献爱心捐款达100多万元,最多时在校内一天接受了17万元捐款,受到师生高度信任。“在校在读的志愿者,通过家园的各类活动发光散热,处处传播正能量;已毕业的‘老志愿者’,步入社会,分散在五湖四海,把家园真情、仁爱、和谐、共进的理念带到了各自的工作环境。”师红军说,爱心志愿活动看似简单,却潜移默化教育出了一批批能奋斗、有奉献的青年。2017年6月,教育部长陈宝生莅临时给予高度评价。

(六)学生成长了,师红军团队有说不出的满足和幸福感

志愿者刘超相貌平平,成绩也不是最佳,但在就业面试时脱颖而出。“理工大就他一人进了广州港务局。面试最后环节,他把在‘爱心家园’的经历讲了一下,人家就把他定了。”师红军说起来颇为自豪。

志愿者张国良将工作后第一个月的工资捐给了“爱心家园”,因为认可、信任;志愿者乔朝阳和吉利、梁宏超和杜丽峰结婚,师红军是介绍人和证婚人,受助者陈灵结婚时,刘玉花老师作为女方母亲与男方家人商讨事宜并参加了婚礼;各种节日,上千条祝福短信蜂拥而至;去全国各城市出差,学生们都会联系宴请,有一次去国外出差,志愿者马丁看到师红军发的微信,马上坐飞机从其他城市赶过去并全程陪伴,说“你来了就和我父亲来了一样”。

许多学生都收获了,成长了。学生学会人倒了要去扶,别人有困难要去帮,并学会了如何帮助让受助者觉得舒服。“一个愿意关爱、帮助别人的人,肯定会被高看。你投入多少,一定会得到成倍返还。”刘玉花说。

太原理工大学作为我省唯一的211高校,在前不久还成功入选了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,学校在不断蓬勃发展和进步,影响力越来越大,师红军感觉自己的责任和压力也更大了,不过他还是再三强调:“让学生不断健康成长,这就是我最大的获得感和幸福感。”

“把高校育人工作‘做到家’‘入心田’,公寓中心确实发挥了很大作用。”校党委书记吴玉程如是说。

来源:山西日报

链接:http://sx.people.com.cn/n2/2018/0115/c189133-31144229.html